<address id="93393"></address>
    <address id="93393"></address>

    <address id="93393"></address>
    <form id="93393"><form id="93393"><nobr id="93393"></nobr></form></form><address id="93393"><nobr id="93393"><meter id="93393"></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93393"><nobr id="93393"><nobr id="93393"></nobr></nobr></address>

      <address id="93393"><nobr id="93393"></nobr></address>

      <address id="93393"></address>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 公司清算

      公司清算
      在判斷公司應否解散時,是否需要考慮社會公眾利益?
      時間:2018-08-20 | 地點: | 來源:

       裁判要旨
      《公司法》雖然賦予了股東在法定情形下的解散公司的權利,但是股東權利的行使應當受到公司及股東應承擔的社會義務的約束。公司從事經營活動,應誠實守信,接受政府和社會公眾的監督,承擔社會責任。因此,在判斷公司應否解散時,不僅要考慮股東利益還要考慮到社會公眾利益。 

      案情簡介
      一、2010年2月1日,杰盛公司成立,主營房地產開發與銷售,注冊資本1000萬元,其中,李秀針出資500萬元,持股50%,薛曉明出資500萬元,持股50%。薛曉明任執行董事、經理;李秀針任監事。
      二、杰盛公司章程規定,股東會會議由股東按照出資比例行使表決權,一般事項由代表二分之一以上表決權的股東表決通過,但增資減資、合并分立、修改章程等重大事項由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的股東表決通過。
      三、杰盛公司成立以后,僅經營了“適園雅居”一個項目,該項目原系一個未批先建的違法項目,原開發商自2005年起陸續銷售500多套房屋,但均未能辦理產權證書,并因此引發信訪事件。2011年,杰盛公司從土地政府部門取得該項目,并承諾完善招拍掛手續,并為購房者辦理產權證書。
      四、2012年2月份,李秀針與薛曉明兩人之間的矛盾逐漸顯現。杰盛多次預備召開股東會,但因二股東矛盾未能化解,終未實際召開。
      五、李秀針以公司連續兩年未召開股東會,經營管理嚴重困難,股東權益嚴重受損為由,向青島中院起訴,要求解散杰盛公司。截至訴訟時,“適園雅居”項目進展順利,已到收尾階段。
      六、本案經青島中院一審、山東高院二審,最終判定不予解散杰盛公司。

      裁判要點
      首先,在判斷公司應否解散時,不僅要考慮股東利益還要考慮到社會公眾利益。公司法雖然賦予了股東在法定情形下的解散公司的權利,但是股東權利的行使應當受到公司及股東應承擔的社會義務的約束。但公司法第五條明確規定,公司從事經營活動,應誠實守信,接受政府和社會公眾的監督,承擔社會責任。本案中,杰盛公司因股東之間存有分歧、互不配合而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召開股東會,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對股東的利益都造成一定損害。但是,杰盛公司在接受涉案房產項目時,曾向政府承諾妥善處理原購房戶問題、以免引起新的社會問題。其經營的房地產項目涉及眾多購房者的利益,相比一般公司的普通產品而言承擔著更大的社會責任。 
      另外,杰盛公司經營的房地產項目已經進行到收尾階段,若此時公司解散,公司清算組勢必無法履行公司應承擔的后續施工及辦理房產證等行為義務,進而影響項目的正常進展,阻卻眾多購房戶的合法利益的實現,造成新的大規模上訪,影響社會穩定。
      綜上,李秀針雖因股東之間的矛盾未能參與公司的經營管理,但其股東個人權利的行使應當受到公司承擔的社會責任的約束,不予解散。

      實務經驗總結
      《公司法》第5條要求公司要承擔一定的社會責任。因此,企業家在公司的組織建設,公司章程制定,以及公司生產、經營等方面都要體現社會責任的要求。董事會在進行決策時,要充分考慮到職工、消費者與社會等利益相關者的利益。 裁判者在裁判活動中也要踐行企業的社會責任,例如,根據公司社會責任的立法理念,公司維持原則應當得到充分尊重。法院在公司解散訴訟、公司破產訴訟、公司無效訴訟中要盡量維持公司的生命力。特別是涉及公司股東內部人的利益,與公司外部消費者等社會公眾利益的沖突時,需要優先維護社會公共利益。
      創業者在公司創立之初,便要設計好股權結構,盡量避免50%:50%的股權比例,以免股東之間一旦發生分歧,即陷入僵局。創業者可在章程中預先設定公司僵局的處理辦法。例如,賦予董事長在出現表決僵局時以最終的決定權;規定董事會成員與股東會成員不得完全重合,在董事會出現表決僵局時將該事項提交股東會表決;規定大股東應履行誠信義務,不得不正當侵害公司和其他少數股東利益,不得在合法形式的外表下進行實質違法行為,保障少數股東知情權和會議召集權。另外,創業者也可在章程中設置出現公司僵局時,股東的退出條款。當公司股東或董事之間發生分歧或糾紛時,由控制一方股東以合理的價格收買相對方股東股權或股份,從而讓弱勢一方股東退出公司,以此達到預防僵局的目的,可以預先設定股權價格的計算及評估方式。

      相關法律規定
      《公司法》
      第五條 公司從事經營活動,應誠實守信,接受政府和社會公眾的監督,承擔社會責任。
      第一百八十二條 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通過其他途徑不能解決的,持有公司全部股東表決權百分之十以上的股東,可以請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
      第一條  單獨或者合計持有公司全部股東表決權百分之十以上的股東,以下列事由之一提起解散公司訴訟,并符合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條規定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一)公司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召開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

      (二)股東表決時無法達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比例,持續兩年以上不能做出有效的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

      (三)公司董事長期沖突,且無法通過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解決,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

      (四)經營管理發生其他嚴重困難,公司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的情形。

      法院判決
      以下為該案在法庭審理階段,判決書中“本院認為”就該問題的論述:
      雙方當事人爭議的焦點問題是杰盛公司應否解散。本案杰盛公司因李秀針與薛曉明兩名股東之間的矛盾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召開股東會,無法形成有效的股東會決議,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一條第一款之規定,可以認定杰盛公司的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李秀針主張本案與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指導案例《林方清訴常熟市凱萊實業有限公司、戴小明公司解散糾紛案》(2012年4月9日發布)案情相似,應予以參照適用。本院認為,兩案相同之處在于公司均因股東之間存有分歧、互不配合而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召開股東會,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對股東的利益都造成一定損害。但本案又存在一定特殊性,杰盛公司經營的房地產項目相比凱萊實業有限公司經營的普通產品而言承擔著更大的社會責任。本院認為,在判斷公司應否解散時,不僅要考慮股東利益還要考慮到社會公眾利益。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雖然賦予了股東在法定情形下的解散公司的權利,但是股東權利的行使應當受到公司及股東應承擔的社會義務的約束。《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條規定了公司法既規范公司的組織和行為,保護公司、股東的權益,還保護債權人的合法權益,維護社會經濟秩序。《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五條亦明確規定,公司從事經營活動,應誠實守信,接受政府和社會公眾的監督,承擔社會責任。

      本案中,杰盛公司經營的是房地產項目,涉及眾多購房者的利益。其目前經營的適園雅居項目又因歷史原因存在著特殊性。該項目起初系違法建筑,已向社會公眾出售了568套住宅,僅留110套住宅未出售,出于妥善解決歷史遺留問題、維護社會穩定的角度考慮,青島市政府保留了該項目并同意通過土地招拍掛完善相關手續,解決已購房者的問題。政府部門在土地招拍掛公告中明確說明了項目出售的情況,李秀針與薛曉明成立杰盛公司參與拍賣前對政府公示的項目情況并未提出異議。李秀針在訴訟中提出質疑,依據不足。再審中杰盛公司也提交了先前處分或出售房產的相關證據,李秀針雖否認房產出售的事實但僅提供青島網上房地產可查詢到的數據作為反證,而杰盛公司、薛曉明對于網站公示的銷售情況與政府文件資料中顯示銷售情況不一致給出了合理解釋。本院認為李秀針再審中所提交的證據不足以推翻政府的系列文件資料,對其主張568套房產虛假銷售的事實不予認可。

      本院認為,李滄區政府《關于廣水路以北、四十三號線以西地塊有關事項的復函》中明確了項目競得人應承擔的義務,其中包括妥善處理原購房戶問題、以免引起新的社會問題。杰盛公司在清楚了解涉案項目的歷史狀況后仍參與競拍即應承擔起向568戶原購房者交付建成房屋并完善相關手續的社會義務。目前杰盛公司已經辦理了建設項目所需的所有建設手續,預售許可證也已辦理完畢,除原568套歷史出售房屋外,另110套房產中也已售出50余套并辦理了銷售合同的備案手續;15棟住宅樓主體已經竣工,正在進行小區內的管網、樓宇外觀及小區道路綠化等工程的施工,杰盛公司承諾的交房時間為2015年10月至2016年1月。杰盛公司經營的房地產項目已經進行到收尾階段,若此時公司解散,公司清算組勢必無法履行公司應承擔的后續施工及辦理房產證等行為義務,進而影響項目的正常進展,阻卻眾多購房戶的合法利益的實現,造成新的大規模上訪,影響社會穩定。

      綜合以上分析,本院認為,本案中李秀針雖因股東之間的矛盾未能參與公司的經營管理,但其股東個人權利的行使應當受到公司承擔的社會責任的約束。李秀針要求中途解散杰盛公司,違背公司當初向政府作出的承諾,亦有悖誠實守信原則;而且目前杰盛公司經營的房地產項目預售許可證均已辦理完畢,現已對外銷售,處于投資收益回收階段,杰盛公司的存續不會給李秀針造成重大經濟損失。原審判決駁回其訴訟請求并無不當,應予維持。

      至于李秀針因與薛曉明之間的矛盾影響其股東表決權、知情權、利益分配權等權利的行使,本院認為薛曉明作為杰盛公司的控制方有義務按照其《承諾書》所載明的內容化解矛盾并積極配合李秀針行使相關股東權利。李秀針亦可通過二審判決所明確的其他訴訟途徑來維護其權益;或可待杰盛公司經營的適園雅居項目按預計時間完成交房的社會義務后,另行提起解散之訴。

      案件來源
      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李秀針與青島杰盛置業有限公司、薛曉明公司解散糾紛再審民事判決書[(2015)魯民再字第5號]
      延伸閱讀
      在公司多年連續不召開股東會的情況下,法院可能會認定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據此判決支持股東要求解散公司的訴訟請求。以下為本書作者梳理的與之有關的8個案例。

      案例1:最高人民法院審理的常熟市凱萊實業有限公司、戴小明與林方清公司解散糾紛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2012)民申字第336號]認為:本案中,凱萊公司僅有戴小明與林方清兩名股東,兩人各占50%的股份。凱萊公司章程規定“股東會的決議須經代表二分之一以上表決權的股東通過”,且各方當事人一致認可該“二分之一以上”不包括本數。因此,只要兩名股東的意見存有分歧、互不配合,就無法形成有效表決,顯然影響公司的運營。凱萊公司已持續4年未召開股東會,無法形成有效股東會決議,也就無法通過股東會決議的方式管理公司,股東會機制已經失靈。執行董事戴小明作為互有矛盾的兩名股東之一,其管理公司的行為,已無法貫徹股東會的決議。林方清作為公司監事不能正常行使監事職權,無法發揮監督作用。由于凱萊公司的內部機制已無法正常運行、無法對公司的經營作出決策,即使尚未處于虧損狀況,也不能改變該公司的經營管理已發生嚴重困難的事實。

      案例2:最高人民法院審理的重慶正浩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與重慶正浩機電工業有限公司股東知情權及公司解散糾紛二審案[(2007)民二終字第31號]認為,“正浩機電成立五年之內僅召開兩次股東會,且股東會、董事會長期不能達成決議,導致公司經營管理困難并陷入僵局,繼續經營將損害公司和股東利益,通過其他途徑也無法解決。本案經原審法院和二審法院多次努力,國能公司與正浩實業之間至今仍不能達成調解,因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條之規定,正浩機電符合公司解散的條件。一審法院認定正浩機電符合公司解散條件并判決公司解散,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適用法律正確。”

      案例3:最高人民法院審理的十堰中東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包頭市永生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等與李建忠公司解散糾紛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2015)民申字第2530號]認為,“關于中東公司是否符合公司解散的法定條件。根據一、二審判決認定的事實,首先,永生公司承接中東公司80%股權后,中東公司僅有李建忠和永生公司兩個股東,由于股東之間長期存在矛盾,爭議無法調和,甚至發生暴力沖突,導致公司持續三年無法召開股東會,也無法形成股東會決議,雖經雙方多次協商亦無法達成一致。中東公司監事設置缺失,訴訟中未能提交近年來的財務報表,公司盈利、虧損狀況難以判斷,內部管理混亂,經營活動已陷入困境。”
       
      案例4: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的無棣縣東黃農業綜合開發中心與濱州惠豐三維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6)魯民終821號]認為,“惠豐農業公司的董事會已持續4年沒有召開,董事長鐘國興亦長期不在公司工作,該公司的董事會已形同虛設,無法通過董事會形成有效的決議。作為惠豐農業公司股東的環球動力公司與東黃開發中心,已無意繼續經營管理惠豐農業公司,雙方近年來溝通的內容主要是股權轉讓事宜,因此,惠豐農業公司的經營管理已發生嚴重困難。”

      案例5: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的四川全天電視發展有限公司因與香港藝傳國際有限公司、四川省有線電視實業開發公司公司解散糾紛案二審民事判決書[(2015)川民終字第1141號]認為,“關于全天公司的經營管理是否發生嚴重困難的問題。根據全天公司章程的規定,全天公司董事會是公司的最高權力機構,藝傳公司和實業公司均以委派董事的形式對全天公司進行經營管理,即由董事會直接行使董事會和股東會的雙重職能。2000年以后,因藝傳公司的股東發生變動,藝傳公司原派駐全天公司的董事全部退出了全天公司董事會。之后,盡管藝傳公司通知了全天公司新董事的人員名單并要求召開董事會,但全天公司的董事會未能再召開。可見,全天公司已經在長達十余年的時間里未能召開董事會,亦無法通過董事會決議的方式經營和管理公司,該公司的權力決策機制早已失靈,屬于《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一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二)項規定的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公司僵局情形。”

      案例6: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的珠海寶迪軟件技術有限公司,周新忠與馬秀鳴公司解散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4)粵高法民二終字第73號]認為,“寶迪公司章程約定,股東會會議分為定期會議和臨時會議,定期會議每半年召開一次。2013年7月以后,寶迪公司從未按照公司章程召開定期會議,亦未召開臨時會議,表明寶迪公司的股東會機制運行失靈。寶迪公司三位股東馬秀鳴、于東興、李澤峰要求免去另一股東周新忠的總經理職務,而周新忠本人不同意免職,也表明公司股東之間在經營管理上發生嚴重分歧。”

      案例7: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的劉超、安君與安徽錦輝機械裝備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4)皖民二終字第00200號]認為,“雖然劉超、安君持有公司50%的股份,但只要兩方股東意見發生分歧,又不能妥協的,錦輝公司必然無法形成有效的股東會決議。相互合作的基礎完全破裂,有限責任公司應有的人合性基礎已喪失。自股權結構變更后,股東未按照公司章程規定的程序就公司經營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召開過股東會。自2013年2月起,錦輝公司一直無法正常經營,公司的決策機構已經失靈。”

      案例8: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的沈陽信榮百匯商貿有限公司與侯艷君,葉東公司解散糾紛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2014)遼審一民申字第1084號]認為,“我國《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條和《公司法》解釋二第一款一項規定“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情況,不應簡單理解為公司出現經營性困難,更主要應當考慮公司管理方面是否存在嚴重障礙。本案中的兩名股東,一方主張解散公司,清算財產;另一方主張對方并未實際投資,要求其歸還公司貨款等,雙方矛盾十分激烈,經多方調和無法解決。現沈陽信榮百匯商貿有限公司已另案起訴侯艷君履行股東出資義務。該公司如繼續存續,持股各50%的二位股東根本無法形成有效表決,會嚴重影響公運營,損害各方利益,因此,原審根據公司的實際情況判決解散,并無不當。”
      欧美真人做爰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