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93393"></address>
    <address id="93393"></address>

    <address id="93393"></address>
    <form id="93393"><form id="93393"><nobr id="93393"></nobr></form></form><address id="93393"><nobr id="93393"><meter id="93393"></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93393"><nobr id="93393"><nobr id="93393"></nobr></nobr></address>

      <address id="93393"><nobr id="93393"></nobr></address>

      <address id="93393"></address>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 公司清算

      公司清算
      最高院案例|遲延履行期間加倍部分利息能否確認為破產債權
      時間:2019-11-30 | 地點: | 來源:“破產管理人”公眾號 破產法前沿

         債務人未執行生效法律文書應當加倍支付的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能否被確認為破產債權,實踐中處理一直比較混亂,近期最高院一再審判決予以明確。

        案例索引

        再審申請人合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社會化服務公司(以下簡稱合肥高新)因與被申請人江西賽維LDK太陽能高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西賽維)破產債權確認糾紛一案,(2018)最高法民再25號。合議庭:周倫軍、郭清國、王展飛。裁判結果:改判。

        江西高院二審判決

        關于合肥高新要求確認的安徽賽維因遲延履行調解書應加倍支付遲延履行利息。合肥中院制作的(2013)合民二初字第00221號民事調解書在確認了安徽賽維用合肥賽維的全部股權抵償了合肥高新的等額債務后,安徽賽維所欠合肥高新的剩余債務930164221.03元在2014年10月15日前償還,江西賽維和彭小峰對剩余債務承擔連帶責任。該調解書同時還確認了上述剩余債務未按時歸還,合肥高新對合肥賽維有關財產享有優先受償權,因該調解書系各方自愿簽訂的,其中并無關于利息的內容,合肥高新在此要求計算加倍遲延履行利息的理由不充分。另,該調解書生效后,安徽賽維未履行還款義務,合肥高新已經申請執行,根據2016年4月19日合肥中院出具的《通知》可知該案已經查封了彭小峰在蘇州的兩套房產,房產拍賣、變賣所得價款應沖抵安徽賽維部分債務,但合肥高新在申報的債權中對此并未沖抵,故其要求江西賽維確認該剩余債務產生的加倍利息64785937.99元為破產債權的訴請,沒有事實依據,一審法院未予確認正確。

        最高院再審判決

        最高院認為:關于合肥高新主張的64785937.99元遲延履行期間的利息是否應當確認為普通債權的問題。本案中,合肥高新請求確認的遲延履行期間的利息的依據是合肥中院于2013年4月12日作出(2013)合民二初字第00221號民事調解書項下江西賽維對安徽賽維的保證債務。根據該調解書約定的內容,截至2013年3月31日,安徽賽維拖欠合肥高新借款本金10億元,利息51275221.03元。在安徽賽維以其持有的合肥賽維100%股權作價12111.1萬元抵償上述債務中等額欠款后,安徽賽維尚欠合肥高新剩余債務930164221.03元,應于2014年10月15日前償還,江西賽維、彭小峰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其后因安徽賽維、江西賽維、彭小峰等均未履行該調解書項下的義務,合肥高新于2015年1月19日向合肥中院申請強制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被執行人未按判決、裁定和其他法律文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的,應當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程序中計算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規定:“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加倍計算之后的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包括遲延履行期間的一般債務利息和加倍部分債務利息。遲延履行期間的一般債務利息,根據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方法計算;生效法律文書未確定給付該利息的,不予計算。加倍部分債務利息的計算方法為:加倍部分債務利息=債務人尚未清償的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除一般債務利息之外的金錢債務×日萬分之一點七五×遲延履行期間”。第二條規定:“加倍部分債務利息自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履行期間屆滿之日起計算;生效法律文書確定分期履行的,自每次履行期間屆滿之日起計算;生效法律文書未確定履行期間的,自法律文書生效之日起計算”。根據上述規定,雖然民事調解書并未約定債務利息的計算方法,合肥高新依法有權要求安徽賽維、江西賽維、彭小峰等向其支付自2014年10月15日債務履行期限屆滿之日開始起算的加倍部分的遲延履行期間的利息。2015年11月17日,江西省新余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江西賽維進入破產重整程序。《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四十六條第二款規定:“附利息的債權自破產申請受理時起停止計息”。據此規定,該加倍部分的遲延履行期間的利息應當自2015年11月17日停止計算。因本案中并無證據證明安徽賽維、江西賽維、彭小峰在2015年11月17日之前已經實際部分或全部清償了該930164221.03元的債務,申請人合肥高新關于其所申報的調解書項下未履行的930164221.03元的債務本金為計算基數,以日萬分之一點七五的標準,自2014年10月15日至2015年11月17日的加倍部分債務利息合計64785937.99元應予確認為普通債權的申請理由,事實和法律依據充分,本院予以支持。被申請人江西賽維關于加倍支付的遲延履行期間的利息不適用于非執行程序的訴訟理由,并無相應的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原審判決以調解書未對利息作出約定、合肥中院已經查封了彭小峰房產為由對該部分債權不予認定不當,本院予以糾正。

        簡要評析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程序中計算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規定: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加倍計算之后的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包括遲延履行期間的一般債務利息和加倍部分債務利息。遲延履行期間的一般債務利息,根據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方法計算;生效法律文書未確定給付該利息的,不予計算。加倍部分債務利息的計算方法為:加倍部分債務利息=債務人尚未清償的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除一般債務利息之外的金錢債務×日萬分之一點七五×遲延履行期間。《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四十六條第二款規定:“附利息的債權自破產申請受理時起停止計息”。

        實踐中,加倍部分的利息應否被確認為破產債權,各個破產法院、管理人處理比較混亂,多數情況下,不予確認為破產債權。由于債務人已處破產狀態,債權人即使有異議,但形成訴訟的比較少。

        本案系最高院三巡2018年作出的再審改判案例,確認了加倍部分利息屬于破產債權。
      欧美真人做爰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