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93393"></address>
    <address id="93393"></address>

    <address id="93393"></address>
    <form id="93393"><form id="93393"><nobr id="93393"></nobr></form></form><address id="93393"><nobr id="93393"><meter id="93393"></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93393"><nobr id="93393"><nobr id="93393"></nobr></nobr></address>

      <address id="93393"><nobr id="93393"></nobr></address>

      <address id="93393"></address>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 公司清算

      公司清算
      關聯企業破產整體重整的規制
      時間:2019-11-20 | 地點: | 來源:“再審與抗訴”公眾號 破產法前沿

          隨著市場經濟的飛速發展,企業關系特別是非上市企業組織架構、關聯關系愈發復雜和多樣化,單一的實質合并處理規則,尤其是以該規則作為關聯企業重整的唯一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將導致大多數未達到實質混同條件但在生產、經營、融資等方面確有關聯的企業合并重整存在適用障礙,導致債權清償的實質不公平,并影響了將關聯企業作為整體進行重整的效果;或者是為了實現關聯企業重整的整體效果,對尚未構成高度混同的關聯企業也采用實質合并的方式,導致實質合并規則適用標準的模糊,并影響了債權人的公平清償利益。此外,通常適用于清算程序的實質合并規則在關聯企業重整中的適用度,也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

      一、 關聯企業概念和重整模式的演進

      (一)關聯企業概念的演進

      在市場經濟發展初期,市場主體之間聯合形式較為單一的情況下,關聯企業的含義也較為簡單,通常是指與其他企業之間存在直接或間接控制關系或重大影響關系的企業。隨著市場經濟的飛速發展,企業之間的聯合形式,特別是非上市企業組織形式、關聯關系愈發復雜和多樣化,具備關聯關系的企業往往不再局限于形式上的投資關系或者控制和從屬關系,而是更多地體現為一種基于特定經濟目的而形成的企業聯合,并以母子公司、姊妹公司、控股公司、企業集團等多種形式呈現。

      (二)關聯企業破產處理模式的發展

         由于以企業集團等聯合形式呈現的關聯企業并非我國企業破產法的適用主體,即企業破產法基于法人人格獨立原則奉行單個企業破產立法模式,針對一個企業開啟一個破產程序,因此,我國早期對于關聯企業破產通常采取分別破產的形式,如1999年廣東國投集團破產案。其后出現的南方證券公司破產案件等采取合并破產案例,但基本也是針對個案請示后的實踐,未對關聯企業破產的規則予以統一。隨著企業集團的發展、關聯企業的增多,關聯企業之間經濟一體化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尤其是不當利用關聯關系導致關聯企業資產混同,或是轉移資產等欺詐債權人的現象大量出現,使關聯企業組織上和財產上的獨立性受到嚴重威脅,對關聯企業實行單體破產清算或重整,已不能適應關聯企業獨立人格退化的客觀現實,不利于對債權人實質公平的保護,并損害了單體企業破產程序的效率和效果。對此,理論和實踐中開始引入實質合并規則對關聯企業破產予以規制。

          根據實質合并規則的適用條件,對獨立法人人格之否認成為法院受理合并重整案件的必要要件。但公司的獨立性和股東有限責任作為公司法的核心原則,除特殊情形外應得到尊重,而且如何平衡關聯企業諸多債權人的利益,也是影響實質合并規則適用的重要因素,因此普遍認為,無論是從尊重公司獨立性這一基本公司法原則、保護債權人利益出發,還是從法律的穩定性和可預測性出發,都應當慎用實質合并規則,不能輕易打破現有基本法律制度,不能僅僅為簡化程序、減少工作量為目的進行合并處理,否則會造成對法人財產獨立原則的根本性沖擊。與此同時,有重整需要的關聯企業也并非都存在法人人格高度混同的情形。伴隨關聯企業形式的復雜多樣性發展,許多關聯企業不需要具備密切的組織關聯性,卻在經營活動、組織分工等方面普遍具有實質的關聯關系。一旦其中的某一關聯企業出現危機,通常也會影響其他成員的經營和償債能力,單獨對某一關聯企業成員進行重整亦無法實現集團整體資產和經營的整合,難以達到重整效果。因此,無論是基于實質合并規則適用的審慎性和有限性,還是關聯企業重整的現實需要,單一的實質合并規則都無法全部滿足與涵蓋。對此,以聯合國貿法會為代表的國際機構也在探討實質合并之外的關聯企業破產重整模式。近年來,其力圖制定的集團企業破產解決辦法中所設定的集團企業破產解決機制,并不要求各個企業集團成員合并破產,集團成員申請加入計劃程序后,可以參與制訂企業集團破產解決辦法,每個成員在該程序中所獲得的處理方式更具靈活性,如此可以實現鼓勵集團成員參與計劃程序的良好效果。

      二、 關聯企業整體重整類型化
       
          根據我國當前的破產司法實踐,雖然關聯企業合并重整的受理條件主要以是否發生實質混同為重要考量因素,但鑒于關聯企業日漸呈現出新的組織特征和表現形式,關聯企業之間的關聯方式、合并程度等都與傳統關聯企業不盡相同,實踐中也已經出現了非實質合并的重整模式。結合具體案例來看,根據關聯企業之間混同程度的不同,現實中關聯企業的重整模式具體可以分為以下三種類型:

      (一)獨立法人主體資格實質混同

          獨立法人主體資格實質混同是指,關聯企業之間通過不當利用關聯關系,使得關聯企業成員之間的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并在經營、財務、人員、管理等方面發生實質性混同。對于此類關聯企業,實踐中通常是適用實質合并規則進行實體與程序上的合并處理。實務中,在判斷是否構成人格高度混同以及是否適用實質合并規則時,通常考慮以下因素:

          首先,關聯企業在資金往來、財務會計憑證、經營業務、人員管理等方面出現高度混同,且該類情形持續、廣泛而顯著存在,導致關聯企業成員喪失財產獨立性且無法體現獨立意志。其中,高度混同要求企業集團間生產管理具有統一性、經營行為具有協同一致性,且需要達到持續、廣泛而顯著存在并導致財產和意志獨立性喪失的程度。在實務中,是否構成上述高度混同情形,通常需要對關聯企業資產、負債、業務、人員、管理機構等情況進行全面調查后得出結論,并可經過審計機構的審計調查予以確認。

          其次,關聯企業如果分別進行單獨重整可能損害債權人公平受償。除關聯企業本身是否存在高度混同之外,適用實質合并規則通常還需要對合并重整之于債權人的影響進行判斷,尤其要考量是否會對債權人公平受償造成損害。破產程序的重要原則之一是確保同一種類的債權人依法受到公平對待,避免因債務人的單獨清償和偏頗清償損害其他債權人的利益。關聯企業的實質合并破產規則,就是將破產程序對債權人的公平保護從單體企業擴展到企業集團。因為在實踐中,不僅關聯企業因經營管理混亂造成客觀上混同的情形,而且關聯企業的控制人通常還會在關聯企業間通過轉移資產、相互倒賬等行為,將負債集中于關聯企業中的殼公司,并將優質資產和利潤轉移,甚至有的關聯企業成員從設立之初就是出于欺詐目的,非法侵害債權人利益。這無疑對于殼公司的債權人是非常不公平的,因此,有必要通過適用實質合并規則將關聯企業之間的債權債務合并處理,從而實現實質上的公平清償。、

      (二)獨立法人主題資格未實質混同

          獨立法人主體資格未達到實質混同程度是指,關聯企業之間在人員、資產、財務、管理等方面尚未發生實質性混同,但相互之間債權債務關系錯綜復雜,且具有參股、控股等關聯關系。由于該類關聯企業尚未達到法人人格高度混同的程度,故不宜適用實質合并規則進行處理,但基于關聯企業之間存在一定程度的混合和參股等關系,并出于提高債權人清償率等因素的考慮,實務中也出現了對其采取類似程序合并的整體重整形式,即在保持各關聯企業成員法人地位獨立性的前提下,將關聯企業共同納入一個重整程序,指定一個管理人負責制定整體重整計劃,債權人分別申報并按照各關聯企業清償率獲得清償。下面僅結合個案對此類關聯企業整體重整需要考慮的因素予以分析。

          首先,在這種情況下,關聯企業之間并不存在資產、人員、財務賬冊混同等足以否定法人人格的情形,因而不符合突破法人獨立性的要求。但由于企業之間存在參股、控股等關聯關系,導致經營過程中發生交叉擔保、互負債務等情況,關聯企業中的任意一家或幾家發生債務問題均可能導致對整個關聯企業鏈條的集團性危機。此時若以未達到實質混同、不足以否定獨立法人人格、不能適用實質合并規則為由,將其完全阻擋在合并重整之門外,可能導致不同關聯債務主體重整價值的嚴重不均衡。對此,實踐中也出現了采取一定形式的非實質合并模式,對其進行整體重整。

          其次,關聯企業資產相互獨立但債權債務關系錯綜復雜,單獨重整將不利于化解企業集團整體危機。如前所述,關聯企業由于參股、控股等關聯關系導致債務問題波及整個企業集團,而企業集團在整體經營過程中,由于在生產、經營、管理等方面的分工合作,導致企業集團內部生產資料分布不均勻,債權債務卻相互關聯、錯綜復雜,單獨重整將導致關聯企業重整資源產生不均衡,不利于企業集團債務危機的整體性解決。

          最后,整體重整將顯著提高重整成功幾率和債權人的清償利益。一方面,由于關聯企業在企業集團內部分工及掌握的生產資料各不同,獨立重整必然導致資產處置割裂,極大地降低資產變現價值。實踐中也很少有投資人會對集團中的某個企業進行投資重整,更多的是看中企業集團的整體重整價值。另一方面,即使突破公司法關于法人人格獨立的界限,對母子公司進行實質合并重整,也只是將子公司納入母公司重整程序,同時把母子公司資產債務強制進行單一化處理,債權人合并前后所獲得的清償比例將會發生重大變化,造成對部分債權人的顯失公平。對此,實踐中采取了在尊重法人人格獨立性的基礎上,將各關聯企業引入重整程序,通過類似程序合并的方式對企業集團進行整體重整,債權人就其債權分別向各公司申報,管理人統籌全局制定整體重整計劃。通過這種非實質合并的方式,債權人能夠依據重整計劃在不同的關聯企業處按照不同的清償比例獲得多筆清償,既保證了清償的公平性,又提高了債權人實際獲得的清償金額,并使企業集團在整體上獲得挽救和再生。

      (三)獨立法人經營業務實質關聯

          除前述兩種類型外,對于從根本上不存在股權控制關系且未發生實質混同的關聯企業,如果其在經營目的上存在一致性,在管理運作上存在協同性,在資金往來上存在一定的混同性,在任一關聯方發生債務危機的情況下,為保障企業集團整體生產運營價值,提高重整工作的效率及成功率,實踐中也出現引入整體重整程序以全面解決整體債務危機的案例。由于適用此類重整模式的關聯企業之間缺乏混同性基礎,通常難以適用實質合并對其進行處理,理論上可以通過程序協調的模式,在并行的幾個破產程序間,通過法院信息的溝通、管理人的協作,保持關聯企業之間的協調效應,實現關聯企業的整體重整。

          首先,關聯企業間存在經營目的的一致性、管理運作的協同性以及資金往來上一定的關聯性。一是關聯企業之間在經營目的上存在一致性,即關聯企業之間作為企業集團為了統一、共同的經營目的而存在和經營,如作為共同項目的合同主體、作為供應鏈的上下游供產銷主體等,任何一家企業獨立進行破產清算或重整都將影響整個企業集團的經營效率。二是關聯企業在管理運作上存在協同性。雖然企業集團中的關聯企業在生產、經營、管理等方面各自獨立負責,但基于管理運作的整體性,其相互之間普遍存在互派經營管理人員、共同制定管理運作方案并在生產鏈條上擔任不同的角色等協同行為。這種情況下,任何一家關聯企業單獨破產清算或重整也都將導致生產經營鏈條的割裂和缺失。三是資金往來上存在一定的關聯性。對于主體資格獨立但業務實質性關聯的企業,其雖然不存在資金、財務、管理等方面的實質混同,但基于前述經營目的、管理運作上的整體性,其生產經營過程中也普遍存在共同項目開發、框架協議等行為,因而經常存在關聯企業作為共同融資主體、擔保主體等所發生的資金往來行為。鑒于此,如果不對關聯企業成員采取某種一致性重整措施,將會使共同負債集中爆發,如債務提前到期、違約金的承擔或財產被保全等法律風險,進而引發企業集團整體危機。

          其次,整體重整將有利于提高重整效率。如果對關聯企業單獨進行重整,并對資產、負債進行獨立調查、核實和審計,會嚴重影響整體重整工作的效率,同時,獨立重整、資產負債的割裂也將導致債權人清償和員工安置標準不統一,大大增加維穩壓力。反之,如對其實施整體重整,將極大地減輕資產確權、關聯負債和擔保清理等重復工作。

          最后,整體重整將有助于制定切實可行的重整計劃草案。多個關聯企業單獨制作重整計劃草案,由于資產負債差別較大,重整計劃草案可能無法有效銜接,對引入投資人較為不利,每個重整計劃單獨執行也有難度。關聯企業整體重整后,能夠整合所有資源,有利于吸引投資人,制作切實可行的重整計劃草案,重整計劃執行也更有保障,從而提高重整的成功率。

      三、 關聯企業整體重整模式的選擇
       
          理論上而言,關聯企業重整可以分為實質合并、程序合并以及程序協調三種模式。其中程序合并又稱為合并審理,按照美國破產制度下的概念,是指當兩個以上的債務人提起不同的破產申請時,法院把它們作為一個案件進行審理的程序。合并審理并不影響債權人和其他利害關系人的實體利益。與實體合并不同,合并審理案件中,每個債務人的財產是區分開來的,并且,不同債務人之間的債務并不消滅,合并審理案件的各債權人只能從各自的債務人財產中獲得清償。程序合并或合并審理系建立在訴的合并制度理論上,通常認為合并后的破產重整案件只存在一個案號,僅指定一個管理人負責整個案件,只有一個債權人會議存在,就關聯企業也僅制定一個重整計劃,其與實質合并的本質區別在于,關聯企業之間財產不合并,互負債務也不能消滅。程序合并理論上是在關聯企業沒有達到高度混同情況下采取的審理方式,保持了關聯企業各自的法人獨立性,但在具體操作時依然面臨程序合并必要性的論證,并且在適用條件審查上難以與實質合并相區分。

      (一)關聯企業整體重整程序的啟動

          重整程序的啟動是企業重整的第一步。根據企業關聯程度的不同,關聯企業進入重整程序的方式、重整管理人的確定等方面存在差異。具體而言:

      1.關聯企業成員合并為一個整體進入重整程序。對于獨立法人主體資格實質混同的關聯企業,由于其完全具備否認獨立法人主體資格的要件,可以直接合并為一個整體進入重整程序。該類重整程序的啟動需要管轄法院對關聯企業成員一并進行審查,判斷是否具有實質混同、是否達到否定獨立法人主體資格的條件。如符合整體實質合并重整的條件,通常將突破法人獨立原則,將所有關聯企業合并為一個整體進行重整。從理論上看,該類啟動應當將所有關聯企業直接進行吸收合并,然后由一個主體進行重整,但實踐中此類做法非常少見,取而代之的是廣義上的合并,即采取“1+N”或“N+N”的模式一并裁定破產或重整。進入程序后,管轄法院將關聯企業成員自始至終都作為一個整體,統一開展各項重整工作。

      2.關聯企業成員單獨進入重整程序后合并。對于申請時尚無證據表明存在實質混同的關聯企業,可以是各關聯企業分別進入重整程序,也可以是先由母公司或控制公司進入重整程序,再在論證是否存在實質混同的基礎上,或者基于整體性考慮積極促成其余關聯企業陸續進入重整程序。該類重整程序的啟動方式是整體重整案件最常見的操作方式,即各成員企業同時或先后進入重整程序,由法院審查關聯企業之間是否存在混同以及混同程度等情況,再決定對關聯企業成員采取實質合并還是程序合并的形式納入整體重整,相關重整工作統一進行。

      3.關聯企業分別進入重整程序后保持獨立性。對于獨立法人主體資格未實質混同的關聯企業,由于其不具備否認法人主體資格的條件,應當在尊重法人主體資格的基礎上進行整體重整。具體而言,對于獨立法人之間存在經營業務實質關聯的關聯企業,由于其僅存在經營業務的分工協作,故應當在充分論證其在經營業務上的關聯關系以及整體重整的必要性后,申請法院分別受理關聯企業的獨立重整案件,然后再作為一個整體處理。該類重整程序的啟動系隨著關聯企業新型關聯關系出現而采取的一種操作方式,即各成員企業同時或先后進入重整程序,在充分論證關聯企業之間在經營、管理、資金上的統一性、整體性后,由法院將多個重整程序進行協調處理,相關重整工作統一推進。這種處理模式在實質上屬于程序協調,但目前在我國出于協調成本的考慮,通常采取了由一家法院集中管轄以及指定獨任管理人的形式。

      (二)關聯企業資產負債等實體問題的處理

      在法院裁定關聯企業進行整體重整后,隨之而來的是對關聯企業資產的梳理確權、對負債的計算和清償等問題。

      首先,對于獨立法人主體資格實質混同的關聯企業,根據實質合并規則,將各關聯企業債務人的資產負債進行合并處理,即不區分資產權屬究竟屬于哪一成員公司,而是由管理人進行統一處置變現;對于關聯企業各自的負債進行合并處理,對關聯企業之間的互負債務直接進行核銷、互相擔保債務按照一筆進行計算,最終統一獲得清償。

      其次,對于獨立法人主體資格未實質混同的關聯企業和獨立法人經營業務實質關聯的關聯企業,由于不能否認獨立法人主體資格,則需要尊重企業法人的財產獨立性,將資產、負債進行分別計算。一方面,在基本確定資產權屬的基礎上,結合不同企業業務角色定位及其資產的特殊性,對各項資產制定不同的處置方案,充分發揮資產效用,實現資產價值最大化;另一方面,將關聯企業債權進行分別申報和統計,對于在各關聯企業重復申報的同一筆債權進行剔重,僅按照一筆計算,由管理人統籌案件全局制定整體重整計劃,債權人最終按照重整計劃獲得不同比例的清償,并最終計算確定清償率。

      (三)關聯企業主體資格的保留

      關聯企業通過整體重整程序將獲得重生,未來企業集團法人主體資格的存續也將面臨選擇。

      1.單一主體存續。對于關聯企業成員合并為一個整體進入重整程序的關聯企業整體重整而言,其在進入重整程序之前已經通過吸收合并將其余關聯企業主體資格進行注銷,故而重整程序后也將僅保留單一主體。對于關聯企業成員單獨進入重整程序后合并的關聯企業整體重整而言,其在進入重整程序后,通過重整程序將關聯企業吸收進來進行重整。此種情況下,在對其他關聯企業合并重整的同時,可以選擇直接將關聯企業主體資格注銷,也可以選擇通過重整計劃最后僅保留一家主體資格。但不論通過哪種方式,重整成功后,原企業集團都將僅保留單一主體存續,未來對外獨立承擔整體生產、經營、業務等方面的責任。

      2.多個主體存續。對于關聯企業分別進入重整程序后保持獨立性的關聯企業整體重整而言,由于沒有突破法人人格獨立性,故而各關聯企業在重整程序中在主體資格上依然保持獨立,只是將各關聯企業重整工作統一推進。此種情況下,在統籌制定重整計劃時將面臨兩個選擇:其一,保持各關聯企業主體資格,重整成功后原企業集團依然存在,各關聯企業各司其職,企業集團獲得整體重生;其二,在重整計劃中通過出資人權益調整的方式將關聯企業股權結構進行調整,關聯企業以子公司的形式存續。

      綜上,基于關聯企業之間關系的復雜性,僅適用以法人人格混同為基礎的實質合并規則,將使得我國關聯企業重整模式單一,難以適用于復雜多樣的關聯關系下企業集團重整的需要,導致尚未構成法人人格混同的關聯企業合并重整缺乏理論和法律依據,不利于企業集團重整效果的整體實現;另一方面則可能降低和模糊實質合并規則的適用標準,有損債權債務清償的實質公平。因此,對于關聯企業重整,應當密切關注市場經濟、企業組織形式等方面的發展態勢,根據關聯企業之間關聯關系、混同程度的不同,區別適用實質合并規則和非實質合并規則,引入關聯企業整體重整制度,有針對性地制定關聯企業整體重整的適用標準,全面、多樣地解決企業集團的整體債務危機,公平保護全體債權人的合法權益,有效延續企業集團的生機和活力。同時,針對不同的整體重整類型,創設不同的整體重整模式,并著重解決程序啟動、資產負債等實體問題及重整成功后主體資格的保留等特殊問題,促進關聯企業整體重整制度的平穩、有序運作。與此同時,對于包括關聯企業實質合并與非實質合并在內的整體重整適用條件、程序推進、法律后果等相關細節,依然有待理論和實務領域的持續探索和研究,以不斷完善有關關聯企業重整的制度與機制。
      作者:郁琳/最高人民法院
      欧美真人做爰高清视频